星梓stars

名叫星梓
沉迷ATR和其他唱见相关
常处冷坑
微博名叫星梓茶,堆儿子比较多。
好想学画画噫呜呜呜
请你们、多多和我说说话(……)
有时间都会回的!!
我永远喜欢mafumafu!!!!

Rebirthday【重生之日】

四目之神——rebirthday

田县x忌子←得了吧看不出来的

时间线在ED12之后

很在意田县的结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田县开始做这样一个梦。

梦里,在不久的将来,相良家的长子将会迎娶隔壁村的巫女。巫女嫁过来之后,一直都没有怀上孩子。

某天,她终于怀了孕。是一对双胞胎。

在这个荒谬可笑的村落里,双胞胎是不被允许的,禁忌的存在。他们中的一个将被“送回”所谓的“四目之神”处。

被送回的双胞胎之一,还未长大便被扼杀,往往恨透了相良家,恨透了村子,也恨透了他们的另一半。

可是,在梦中的这个孩子,却是不同的。

这对双胞胎中,幸存的,后生下来的女孩,被命名为真依;
被抛弃,被献祭的男孩,尽管他的母亲坚持呼唤他“悠真”,但村人们只会用另外的名字称呼他——

“忌子。”

忌子是不同的,他天生一颗纯净柔软的心。他将会打破田县所谓的愧疚,告诉他:“不要自作主张喔!”

被他点醒,被他治愈。

神明的直觉告诉他,这将是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

田县耐心的等待着,等待他出现。漫长的岁月教给这位神明最多的,就是如何耐心等待。

他等待着,等待着。

等到了忌子父亲出生;
等到了他长大结婚娶妻;
等到了相良家三子诚逃出村子;
等到……

田县没有等到忌子的出生。

他的父亲,带着妻子,一起逃出了村子。

为什么会这样?
是哪里出错了?

是了,有个自称真依的女孩,让他们快逃,为了悠真。

怎么可能……

期待治愈的田县没有等来他的治愈。

事实上,田县才是最寂寞的那个啊。
怀着惭愧和寂寞孤独的永生。

小黑小白也好,之前的孩子也好,带着怨念和恨意,一个一个的被四目之神吞噬。

他一直都是一个人。

一直以来被故意忽视的寂寞疯狂的,张牙舞爪的席卷而来,包裹了他的心。

他开始怀疑自己存在的意义。

神明可以寂寞,可以愤怒,可以憎恨,这些都将会成为他们力量的源泉。

但是他们绝对不可以怀疑自己。

可是田县已经没心思想这些了。
他一遍又一遍的沉浸在那个梦里。

无数次的重复,无数次的感动,早已让他萌生了不一样的情感。

忌子,忌子。

悠真!

田县不知道的是在他沉醉梦境的日子里,他的哥哥,真正的四目之神,散发出了强烈的恶意。

数不清的孩子生病,孕妇流产,村子里人心惶惶。

新任的祭祀修二告诉他的村民们,是因为他的哥哥和弟弟叛逃出村,触怒了神明。要用更多的孩子去献祭才能使四目之神息怒。

于是,更多的孩子被埋葬在了彼岸之庭。被等候多时的四目之神啊呜一口吞噬干净。

四目之神的神力越来越强,强到可以抛开田县独自称霸一方的境界。

田县被贬神了。
他被村人们抛弃,成为了“不需要的孩子”。

不被需要的神明是不能继续存在下去的。

身体一点一点在空气中消融蒸发,田县突然释然的笑了起来。

他最后还是没能等到他的忌子。

他闭上眼睛,任由身体消失。

啊…啊嘞?

悠真最近在做一个梦。
梦里,他刚刚出生便被给予死亡,葬身在开满血红色花朵的花海中,游荡在神社里,被大家称为“忌子”。

神社里还有一个和他亦师亦友,若父若兄的家伙。

似乎妈妈和真依都做过这样的梦啊…?

不会是真的吧?

悠真烦躁的甩甩头。

“没事吧?”他的身边,他的双胞胎妹妹关切的问。

“没事。我们快回家吧。”

气喘吁吁的爬上居民楼的楼梯,家对面的门大开着,陌生的绿衣男子正搬着一个大箱子进门。

悠真和真依同时震惊的睁大眼睛。

“田……”明明名字就卡在喉咙里,可就是说不出话来,悠真难受的张开嘴。

对面的男子笑了,弯腰放下手上的箱子,两步上前揉揉悠真的头发,向他们伸手。

“你们好,我是刚刚搬来的,请多指教。”
“我叫田县。”

评论(2)
热度(31)

© 星梓sta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