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梓stars

名叫星梓
沉迷ATR和其他唱见相关
常处冷坑
微博名叫星梓茶,堆儿子比较多。
好想学画画噫呜呜呜
请你们、多多和我说说话(……)
有时间都会回的!!
我永远喜欢mafumafu!!!!

如果在上课的时候对新来的同学胡思乱想会怎么样

*内心戏十足,逻辑严重有误bu
*假的意识流ww

下雨了。

そらる早晨醒来时对着满窗户水珠的划痕叹息。

明明这个月一直以来都是晴天的。

そらる不喜欢雨天,走在路上无论怎么小心衣服总会弄湿弄脏,风夹带着雨水毫不客气的吹了人一头一脸,总有一种黏黏湿湿的感觉。

但是他很喜欢刚刚停雨的时候,满世界都有的那种清新的味道,那是多么醉人的芬芳。

还好在他出门前,雨恰到好处的止住了,之前被晨雨扰乱的情绪也雨过天晴。

“早上有好心情的话,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哦。”被这么说着出了门,そらる怎么也没想到,还没开始上课,天色又阴的能滴出水。

そらる靠窗的桌椅因为忘记关窗而糟了殃,一片汪洋。

真是倒霉啊。そらる手忙脚乱的收拾桌子的时候,一如既往元气满满的老师进来了。

“我们今天有一位新同学加入哦!”她这么说着,示意门口的人进来。

那人一脚踏入教室,突然间“轰”的一声响雷在天空炸响,紧接着天上的雨神大人就开始往人间倒水,玻璃窗上的“瀑布”欢快流淌。

心思乱飞毫无防备的そらる猝不及防的被吓得忍不住“呜啊”了一声,眼神慌乱的往讲台上望去。

那是一个看上去还挺可爱的家伙,不过黑色的口罩几乎遮住了大半张脸,有一头看上去软软的白发,背包上挂着一个留着口水的表情的晴天娃娃。

他一言不发的将自己的名字写在了黑板上,然后对大家鞠了一躬。

そらる往前看:
“まふまふ”

“之后要好好关照哦!”老师这么说,同学们回答“好”的声音此起彼伏。

名叫まふまふ的新同学被安排在了そらる右前方的位置。

老师开始上课,今天是鉴赏印度泰戈尔的作品《素芭》。

そらる注意力无法集中,不由自主的往那孩子身上瞟。
总觉得这孩子有一种迷之引人注意的能力。

そらる的目光首先落到了那一头白发上。

看上去好软ww
そらる心里痒痒的。

白发似乎柔软而蓬松,完全没有受到雨水的侵袭。

它的主人正在认真听课,跟着老师的问题不住点头,它也跟着主人的动作一翘一翘的。

そらる特别喜欢毛茸茸的东西,这让他想起了他家边上那只白色的小猫。

小猫特别乖,因为そらる经常带一些小鱼干投喂它,所以和他特别亲近,完全不介意そらる趁它吃鱼干来撸它的毛儿。
虽然是无主的猫儿,但是它身上干净极了,每天都像是被洗过吹干了一样白毛儿又蓬又软。

最近都没见过它的样子啊…还是看见和它特别像的新同学才想起来的。

!会不会,まふまふ也是一只猫!
そらる被自己的想法一惊。

啊,不论是从外表还是气质都很像呢。
会不会是对人类世界心生向往的猫妖?

那种因为被妖精世界的长辈们告知了人类世界的存在,无心在自己的世界里过着一成不变无忧无虑生活,而费劲千辛万苦把自己变成了人类孩子的样子来体验人类生活的猫妖!

そらる像是被自己说服了一样。他再次抬眼朝まふまふ看去。

被想象成猫妖的孩子右手支起了下巴,左颊微微侧过,露出黑色口罩的一角。

そらる一怔。
对了,好奇怪啊,为什么他上课还戴着口罩?老师似乎也默认没责备他。

为什么上课了还戴着口罩呢?

听说经常戴着口罩的人都是为了遮住自己,要么是脸上有什么疤痕,要么就是心里有什么伤痕。

因为没有安全感,害怕自己被排斥,所以干脆戴着口罩遮住自己来逃避。

无论是哪一个原因听上去都一点都不好!!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老师也知道了?
他会不会真的有什么伤心的过往??

可怜的孩子…

そらる不由得连眼神都流露出了不忍,沉浸其中俨然没发现自己的逻辑错误。

这时老师让同学们拿出笔记本,まふまふ打开书包取出了本子,书包上挂着的晴天娃娃垂了下来。

晴天娃娃?
そらる默默地看了一眼下的正欢的雨。

搞什么,这孩子明明一来就下雨了,该不会是和雨女一般的存在吧,雨男吗?

挂着晴天娃娃的雨男,难道不会妨碍到自己的能力吗?

不,说不定这孩子控制不住自己的能力,所以才要用晴天娃娃进行镇压。

这个晴天娃娃大概也是自己做出来的法器吧,在商店里谁会卖留着口水作为表情的晴天娃娃啊?!

真是奇怪的矛盾结合体。

そらる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的想法有点好笑,忍不住低头捂嘴笑了一会。

抬头就遇见老师亲切和蔼的目光。

“そらる同学,你来读一下课文吧。”

全班的目光都压在他身上了,まふまふ也回头好奇的看着他。

そらる只好硬着头皮念起老师指定的段落。
“这时候,她就默默祈求神仙赋予她
一种非凡的能力——她希望一念咒语,就会突然创造出这样一种奇迹来,使普罗达普看见就会惊异地说:“哎呀!我真没有想到,我们的素有这样大的本事!”

请你们想想看!假如素芭是水神公主,她就会慢慢地游出水面,把蛇王头上的一块宝石送到岸边。那时候,普罗达普就会放弃他那项下贱的钓鱼职业,带着那块宝石潜入水底,而且会在那里看到,是谁坐在那银光闪闪的水晶宫里的金色宝座上。

那是巴尼康托家里的哑女——我们的素,她就是这个珠光闪烁的静谧的王宫中的唯一的公主。这是完全可能的!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

不过,素芭不是生在无臣民的水下王族之家,而是生在巴尼康托的家里,而且她也没有办法使贡赛家里的少爷——普罗达普感到惊讶。”

そらる的声音是温柔的低音,读课文很有天赋,老师满意的点点头,让他坐下,算是放过他了。

他长出一口气,眼睛又下意识的朝新同学那儿瞟。

まふまふ正巧也还在回头看着他,冲他一笑。

明明戴着那么大的口罩,居然还能感觉到他在笑。

也对,他的眼睛里全是亮晶晶的笑意。

そらる这么想着,也冲他回了一笑。

まふまふ瞬间瞪大了眼睛一般,看样子有些害羞的回头继续听课。

そらる感觉他可能脸红了。

啊,冲他笑笑就能脸红的孩子真是可爱,很腼腆的样子啊。

そらる自己除了学习就是打游戏和唱歌,完全习惯了一个人的自由感,但是有的时候也会觉得有点寂寞。

好想要这样一个可爱的家伙做朋友。
好想和新同学交朋友啊--

对了,干脆在同学们之前就抢走他吧,和他说我很厉害的跟我一起玩吧会很有趣的。

……完全不像自己了喂。

そらる叹息着用铅笔在课本上乱画。

这个时候老师还在讲解他一开始读的那一段,可怜的哑女素芭只能用眼睛来表达自己的情感。

就像只看着まふまふ的眼睛就知道他在笑一样,他拥有不用说话也能表达情感的眼睛。

等等,不说话?

事实上,从今天まふまふ踏入教室的那一刻起,他好像就没有说过一句话。

太奇怪了,他又不像是那种沉默寡言的人啊。

不论怎么样不由自主的就会发出一点声音的吧。

难道他也和素芭一样无法说话吗?

是了,这样就说的通了,他因为无法说话心灵创伤,戴上口罩蒙住自己,老师知道他的情况所以不阻止,默认他的行为。

但是这个孩子身上的神秘色彩太重了,气质也灵动的不像普通人。

--难道他就是素芭心心念念想要成为的“水神公主?”

已经成为了水神公主的素芭一定渴望有一个普罗达普可以展示自己的内心。
我们的“水神王子”是不是也是这样?

そらる暗下决心,就让我来做普罗达普吧!!

まふまふ一回头差点被そらる炙热的眼光吓到。

そらる这一整天都在思索“水神王子”的问题,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

第二天早上,太阳终于从层层浓云中探出了头,そらる保持着思考的姿势来到了教室里自己的位子上。

“そらる桑早安!”从来没有听过的充满灵气的声音响起。

是まふまふ,他今天摘掉了口罩,正站在そらる位置前和他问安。

そらる一惊,脱口而出:“你不是说不了话吗?”

“诶?”まふまふ有点蒙。

“我是说,你不是不能说话吗,变的不自信所以用口罩遮住自己?”

“不是啦。”まふまふ“噗嗤”的一声笑出来,“そらる桑说话真有趣,我昨天只是着凉感冒了嗓子很痛只能发出很难听的声音就没有说话,怕传染给班上同学所以征求了老师的允许上课也能戴口罩哦!”

そらる感觉他脑海中好像有什么构建了一天的东西瞬间分崩离析。

End

不过话说回来大家一定要上课听讲哦!
这其实是个系列www

评论(4)
热度(76)

© 星梓sta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