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梓stars

名叫星梓
沉迷ATR和其他唱见相关
常处冷坑
好想学画画噫呜呜呜
请你们、多多和我说说话(……)
有时间都会回的!!
我永远喜欢mafumafu!!!!

深く陥没する【深深陷落】(二)

*魔法少年pa

*角色死亡有

*结局还算圆满,吧【……】

*轻微cp向注意【友达以上】【大概】

*そらまふ,坂田うらた,luzkain,甘党,Evesou预警

*前篇指路深く陥没する【深深陷落】(一)

まふまふ没想过会这么麻烦。

他现在穿着白色的像法师一样的衣服,将兜帽戴上,手持着长长的法杖,在屋顶间跳跃。

“まふてる,你不是说我变成了天使吗?这明明是魔法师嘛!”他抱着被他命名的晴天娃娃样的‘守护神’,不满道。

まふてる乖巧的窝在他怀里解释:“‘天使’只是一种身份,事实上的能力相当于你们说的法师吧,当然,你也可以用魔法变换外貌,长翅膀也行。”

不等它说完,まふまふ就突然从屋顶上跃起,被魔法加持过的身体弹跳力超强,在最高的地方まふまふ心念一动,一双巨大的,洁白的翅膀在空中展开。

“好酷!!!”

まふてる解释过,所谓的负能量产物和字面意思一样,是人们压抑的心成精了幻化出来的东西,平常人是看不见的,成为了魔法少年的他们倒是可以看见,为了保护他们,魔法少年形态的他们也被设置除同类外为不可见的。

“我劝你最好不要这么消耗魔力,晶石是很难再变得透明的,最开始的形态是最美的了。”まふてる拍拍他的手,从他怀中飞出。

まふまふ不情愿的撇撇嘴,向目的地处落下,滑翔中收起巨大的翅膀。

如同天空中划过的白色流星,也像极了天使降临人间。

只可惜没人看得见。

已经进入深夜了吧,废墟下的天月觉得不一般的冷。

因为挤压,手脚都是冰冰凉开始麻木了,手心里全是冷汗。

也许外面有人在施救吧,总有嘈杂的声音和哭喊声传来,又忽的离他而去。

胸口的重物越压越死,他已经快要喘不上气来了。

双手下意识的想向上推动沉重的石块让他远离自己,却想起自己的有人在不远处,他们俩的生命像跷跷板一般紧密缠绕着。

“推啊,快推啊!”心里的声音说,“你快被压死了!让这个该死的东西远离你吧!”

可是太郎那儿的压迫就会更强了,他会死的。

“不这么做你会死的。别人的生命和你有什么关系?”

不行,那可是太郎啊。

天月烦躁的闭上眼睛。

那可是超级温柔的太郎啊,像大哥哥一样总是微笑的和他说话的太郎啊!!

“快推…”

闭嘴!

心里的声音逐渐消失了,可是胸口沉闷的感觉更深了。

这样下去我们都会死的吧。

好想活下去,好想和太郎一起活下去。

救命,快点来救救我们啊,我们快撑不下去了。

“天月………”

身边传来微不可查的声音。

太郎的意识已经恍惚了,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不堪重负的越来越懒惰于跳动,想开口叫天月可是却怎么都没办法发声。

他好像听见了天月突然开始惊慌失措的叫他,自己却无法回应他。

天月慌了神,身体不敢乱动,可以活动的双手拼命往那边够去。

碰到了冰凉的手指。

手臂那边被石块压住格挡住了他手前进的道路。

冰凉的手指微微动了动,勾住了天月的手指。

天月心急如焚。

有什么办法可以救救我们的?无论怎么样都可以!!

拜托了,拜托了!!!!

まふまふ发现自己看到的场景和印象中都不太一样了。

根据まふてる的说法,负能量产物们通常会自己开辟一个小型空间结界,将猎物引入其中。同时,由于空间的叠加,原本的世界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影响。

まふまふ第一次拿到力量,还不知道该怎么运用,他直接一头扎在了负能量产物的结界里面。

这是一个走廊一样的场景,远远长长的,被黑暗笼罩着,望不到头。两边整整齐齐的码着一排一排紧闭着的房门。

眼前的景象可不单单是一股负能量就可以造成的。

黑色的,只看得出是人的形状的东西不断的扭曲着,无声的尖叫着。

两旁的房门被什么东西疯狂的拍响着,发出响亮的咚咚声,震耳欲聋。

“这,这就是负能量产物吗?”

“是的。”まふてる尽职尽责的解释着,“负能量产物是由人心产生出来的东西,原本被混沌所接纳,但是混沌是不能一直吸收他们的,过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临界的状态。

如果它被太多的负能量撑爆了,那么就会溢出来,像现在这样。”

まふまふ的降临,给这个漆黑的走廊带来了一丝光芒。所有的负能量产物不约而同的一起反过头来,无声的凝视着他,没有五官的脸上是恐怖的寂静。

然后一起尖叫着扑上来,想要把他撕裂。

“快,用你手上的法杖。”まふてる飞到他身边,“天使拥有净化的力量,可以压制混沌,除非你自己的原因,否则它们是无法伤害你的。”

まふまふ点点头,不管怎么说,内心还是有些恐惧的,他深吸一口气。

柔和的白光从他法杖上发出,瞬间,如同利剑一般,向这群可恶的畜生们飞去。

原本气势汹汹的畜生们被这道白光赫得哀嚎着,掉头就跑。

 然后,一寸,一寸的,被它撕裂,彻底消失。

まふまふ顿时安下心来,他小心的向前跑去,将手中的法杖对准每个黑色的东西。

忽然间,背后有一群潜伏着的负能量产物拔地而起,张开大口包向他。

まふまふ猛然间发现了他们,手一抖,急急忙忙的猛地一转身向后退几步,法杖像利剑一样挥舞过去。
“走开!!!”

法杖前散发柔光的白色球体无情的撕开它的敌人们。

少年一个重心不稳跌坐在地上,后知后觉的产生了恐惧和后悔。

“快起来,这里不安全。第一次战斗或多或少会有些害怕,以后就会习惯了。”まふてる急的在他身边转圈圈,“负能量产物真正的实体不在这儿,应该在深处的某一个地方,只有打败它才能结束这一次战斗。”

まふまふ点点头,站起来,抹掉了额前析出的冷汗。

他随手推开一扇门,门里黑洞洞的,看不真切。随手托起一团白光,まふまふ顾不上新奇,警觉的往里看去。

走到尽头是另一扇门,推开后,他又回到了原来的走廊。

“不是这样的,你看看自己的晶石。它会带你去。”

法杖顶端的白球应声亮起一道白光射向远处,形成一道细细的路线。

这边!まふまふ眼睛一亮,跑入走廊深处的一个房间。

房间里照样是黑隆隆的。まふまふ已经可以熟练的托起白色的光团了,他多打了几个飘在自己身边,像护卫一样,绕着他不停的旋转。

身后的门消失了。

黑暗包围了他,像是把他遗弃在了无人的禁地里。他小心翼翼的往前挪动。

眼前除了自己身边那几道白光以外,什么都看不见,まふまふ还以为自己要瞎掉了。

他身边的白光“噗”的一声,灭掉了。

下一刻,有谁把他一下子扑倒在地。

“谁?!……唔唔…”まふまふ挣扎着想要挣脱,身后那个人却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庞大的,黑色的畜生从他们身边擦过。

那人俯下身来,靠近他的耳朵小声呵斥:“你疯了吗,在黑灯瞎火里弄的这么亮,是想当活靶子吗?!!”

まふまふ瞬间睁大了眼睛。
这是……?!!

那人将他摁在自己身上,腾出手来往上一掀——大概是掀起了斗篷之类的东西。

まふまふ很自然的闭上了眼睛。

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在一个有光亮的地方了。他一把推开边上的人,用难以置信的眼神审视他,有一种无法言说的兴奋。

そらる剜了他一眼。

まふまふ被他的眼神震慑,悻悻的闭上了嘴。

什么,そらる桑那么早回家居然不是为了玩游戏而是为了保护世界?!!这是多么爆炸性的新闻啊!!!!

“先不说你怎么会在这里还变成了……”そらる顿了顿,眼神放缓,“既然来了,那就先打败那个东西再说。”

好酷!!!!

まふまふ刚刚七上八下的心早就被冲散了一半,他退后一步,观摩着そらる像是大魔王一样风骚的一身黑+立领+披风,想吐出话又咽回去了。

そらる被他盯的稍微有些不好意思,掉头就走。

まふまふ赶紧跟上:“そらる桑好过分,拥有魔法什么的居然不告诉我,明明穿的这么酷。”

そらる连扶额的力气都没有了:“你以为这是什么啊真是的……完全没有把现在的处境当回事吗!!”

看来回去得给这位新人好好科普一下。

想到自己晋升成为“前辈”,そらる小小的得意了一下,自己都没发现。

看来不止一个人没有搞清楚状况吧。

“对了,这里是哪?”まふまふ问。

“负能量产物本体所在的地方。”そらる干脆利落的回答。

“……哈?!!”

“我的能力之一是有一个自己的空间。”そらる无奈的解释道,“现在我们处于这个空间中,外面的东西发现不了我们的,但是我可以看见外面的情况。”

世界空间中负能量产物空间里自己的空间吗?
好晕ksgsbdm。

まふまふ干脆的接受了这个设定。

“现在我马上带你离开我的空间,我们要合作把那个怪物干掉。对了,你的能力是什么。”

“是净化。”まふてる从まふまふ的兜帽里探出头,“你们合作应该会轻松很多。对了,鱼糕桑呢?”

そらる脸色骤变。

“鱼糕是…”
“まふまふ,我们要上了哦。”そらる一把拉住まふまふ的手臂,再一抖斗篷。

他们出现在了一个房间的上空,四周是空洞的白。

……脚下是如泥沼一样的黑。

そらる啧了一声,随手撩起一团黑色的能量一样的东西向泥沼中砸去。

泥沼被激起,泥点在空中幻化成那些黑色的产物,向そらる冲去。

“小心!”まふまふ喊了一声,白光将他们削落。

“我说。”そらる闪避到他身边,“你的输出全靠吼吗。”

“……”

这个空间奇怪的很,没有重力一样,他们可以随意漂浮在空中。

まふまふ的白光起先对那些产物有显著的作用,但是后来,等他再一次发出那些白色的利箭的时候,从下面突然伸出一团黑色如水一般流动的东西,将它们裹起来。

然后腾跃而上,向まふまふ卷来,他下意识的抬手阻挡。

そらる正在与不断出生的产物搏斗,在茫茫的黑水中寻找源头,无暇顾及他,只能冲他喊:“躲开!!不要挡!!”

来不及了。

被削开的黑色流畅的补充上来,直接把他整个人包裹住了。

也对,水怎么削的断呢。

まふまふ从空中被拉下来,沉进了黑色的海洋里。

“好难过……”“呜呜呜呜”“活不下去了”“神明大人啊……”

悲哀的声音将他包裹,他整个人从内到外被这些东西浇透了,整个人都懵了。

好…好难受。

まふてる在空中乱窜,寻找自己小主人的下落,不料也被卷了下去。

“这个笨蛋!!”そらる有些急躁的躲开一团向他冲开的黑水。

必须把他拉起来才行!!

他咬咬牙,主动跃入其中。

黑水并没有看上去那么流畅,它是粘稠的,完全不透光的,そらる有些透不过气来,也看不见那个笨蛋在哪里。

四周的哭声吵的他有些躁,他挥挥手,将自己半隔绝在了自己的空间里。

“まふまふ!!”他喊道,希望能盖过那些该死的哀鸣,将まふまふ唤醒。

无济于事。

再这么下去他也要折在这里了。

 手腕上有什么东西缠上来,そらる看过去。

是一根金色的,纤细的丝线。

他猛地回头,天月和伊东歌词太郎从天而降。

“你们…!!!”そらる难以置信。

“第一次业务,还不太熟悉,不过我已经把我们和まふ连在一起了。”天月扯扯自己手腕上的丝线,金色的弓箭在他手上闪着光。

伊东歌词太郎一刀斩断了裹住他们的黑水,趁着这个间隙,そらる将他们全都带到了自己的空间里。

一只软绵绵的和云一样厚实的小羊探出头:“まふてる已经和他的主人汇合了。”

“嗯。”天月忍不住揉了揉它,发自内心的说,“谢谢你,正宗君。”

伊东歌词太郎推推脸上的狐面,对そらる说:“そらるさん,我和天月守在外面,你去找まふくん吧。”

そらる点点头,重新没入黑色的海洋中。

黑色的海洋太大了。

手持太刀的太郎身后不远处站着拉弓搭箭的天月,一次又一次将黑色的畜生们打回原形。

金色的丝线不断拉长,在黑水中显得格外脆弱。

“そらるさん,还没有找到吗。”天月闪开向他卷来的黑水。“再下去就太危险了,我们要把你拉起来了。”

“不,等一等,我要找到他了。”凭借金色丝线的联系,そらる回答道,继续向下探索。

一身白的少年在黑色的海洋中飘荡。

明明是第一次出来战斗,好像搞砸了呢。

そらる桑不知道怎么样了呢。

“………呜呜呜,呜呜呜。”

四下里死一样的安静,只有隐隐约约的哭声,在倾诉什么。

我……是谁。

“まふまふ!!!”

啊,对了,我叫まふまふ。

是谁在叫我?

まふてる一头扎进まふまふ的法杖中,和法杖一起消失了。

まふまふ茫然的睁开眼,近在咫尺的是一张熟悉的脸。

“跟我走!”そらる猛地扯了一下手上的细线,将它系在まふまふ手上,在上空的天月和伊东歌词太郎得到消息迅速的将他们拉了上来。

“啊!!——”“不要啊!!——”“来陪我们——”

黑水中尖利的叫声离まふまふ远去了,他还有些恍惚,只知道紧紧抓住そらる的手臂。

“まふまふ?”そらる低头看向他。

まふまふ眼神逐渐聚焦起来,目光闪闪,随手唤出自己的法杖,放开そらる向下游去。

“你个家伙!!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そらる急的狂吼,紧紧的跟上他。

まふまふ来到声音的尽头,那里的哭声反而减小了,更像是有气无力的呜咽。

“好难过。”
“好伤心。”
“呜呜呜……”

“不要难过……”まふまふ向它们伸出手。

法杖自己飞了起来,白衣的少年摊开手心,捧着白色的光团。

そらる试图叫他,他也恍若未闻。

そらる叹息着打出几道黑色的能量,向张牙舞爪袭来的产物打去,保护まふまふ不被它们打扰。

まふまふ将捧在胸口的白色光团平托出去,它慢慢的变大,变亮。

“不要哭了,一切都会过去的,悲伤是无济于事的,我们要试试自己改变一切,好吗?”白衣的少年露出纯洁的笑容。

哀嚎的声音小了下去。

下一刻,まふまふ突然将手一拍,光团猛地炸开,周围的黑水惨叫着逃逸,却被全部消灭殆尽。

这个空间恢复了一片白色。

まふまふ有些体力不支的软了下去,そらる赶紧扶住他。

天月和伊东歌词太郎发现动静后赶紧降落:“まふまふ!”

まふまふ努力的保持微笑,把没说完的话说完:“……悲伤的时候只会哀嚎和哭泣是没有用的。还不如多笑笑呢。”

其他几个人哑口无言,只能转移视线,一齐向他们面前看去。

那儿漂浮着一枚小小的,黑色透明的晶石。

TBC

......天哪第一章字数是第二章二分之一,我不是故意爆字数的我只是想七章写完而已xxxx

今天的星梓依旧在纠结伊东歌词太郎的人称问题xxx

唔,下一章会新增伙伴哦☆

评论
热度(14)

© 星梓sta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