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梓stars

名叫星梓
沉迷ATR和其他唱见相关
常处冷坑
微博名叫星梓茶,堆儿子比较多。
好想学画画噫呜呜呜
请你们、多多和我说说话(……)
有时间都会回的!!
我永远喜欢mafumafu!!!!

深く陥没する【深深陷落】(三)

*魔法少年pa

*角色死亡有

*结局还算圆满,吧【……】

*轻微cp向注意【友达以上】【大概

*そらまふ,さかたうらた,luzkain,甘党,Evesou预警

*全篇指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正文完结)

裹着黑袍子的少年坐在高高的铁塔上,身边随意架着一把巨大的镰刀,好像根本不怕它会掉下去一样。

此时已经是深夜,他面对着灯火通明的城区。由于忙着救援被地陷坍塌的楼房而压住的人们,即使已经是深夜了受灾区域依旧是打着白色强光的照明灯。

黑白相间毛色的猫咪踩着铁质框架跳跃,灵巧的窜到他怀中蜷缩成一团:“luzくん,需要监管的人数增加了喔。”

luz揉揉它的毛儿,心不在焉的回答:“哦,知道了。”

猫儿舒服的在他怀里伸了个懒腰:“可不是知道了就行了的哦,‘天使’被选定了。”

“‘天使’已经出现了?”

“是的,和他一起出现的还有信使‘双子’。压力成倍增加呢。”

luz捏住猫儿的后颈,一下一下的揉着:“有一个不明身份的家伙就够我受的了,那位学长到现在还对我有敌意呢。”

“嘛,‘死神’的职业就是如此呢,不过只要他们乖乖的只铲除负能量产物的话,还是很省心的。”猫儿窝在他怀里,回头看他,黑色的眼睛里是深不可测的深渊,“需要再找一个‘影子’吗?你也轻松一点。”

luz的动作瞬间静止。
他揪着猫儿后颈将它扔到一边。

“kuくん,你是忘记你以前的主人是谁了吗。”luz将手搭在支起的腿的膝盖上,“我只要那一个‘影子’,既然他死了,那就是死了,不会再出现第二个。”

luz捞起他的镰刀,笑道:“反正我是死神。”

kuくん不满他粗暴的对自己,忙着整理自己的毛懒得回答他。

luz低低的笑了一声,裹紧自己的袍子,纵身一跃——

“所以我们现在来分享一下已经有的情报。”そらる这么说着,看向同伴们。

现在是午餐时间,被确认没有受伤的天月和伊东歌词太郎被寄宿在まふまふ和うらた家,四个人偷偷摸摸趁着另外两个伙伴不注意来到了顶楼。

其他三个人面面相觑,他们基本上什么都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们拥有了魔法,但是做为回报必须与负能量产物战斗,每个人可以有一次许愿的机会。”まふまふ抱着まふてる坐在他边上。

伊东歌词太郎一愣:“每个人吗?为什么我没有被告知?”

正宗趴在天月头上,仿佛给他戴上了一层假发:“‘双子’的情况比较特殊,通常情况下他们都是当一个人来使的,所以愿望的机会只有天月有的哦。”

“毕竟正宗君是天月遇到的,我当时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呢。”伊东歌词太郎笑笑,揉揉正宗的毛。

天月随意的“嗯”了一声。

“然后呢?你们的能力是什么?”まふまふ摘下右耳的耳夹,率先唤出自己的晶石,白色但是变得有些半透明的晶石发着柔和的光,“まふてる说我是‘天使’,拥有的能力是净化。”

天月将头上的正宗抱下来,左手小拇指上的尾戒和伊东歌词太郎右手小拇指上的尾戒同时消失,金色的晶石落在了他的手里。

正宗乖乖的卧在他腿上:“我还没有来得及详细告知他们呢。他们的身份是‘双子’,同生同死,伤害减半。”

そらる有些惊讶的挑眉,まふまふ感叹道:“好厉害!这样就平摊伤害了,两个人都不会受太重的伤!”

“是这样的呢。”まふてる挣脱まふまふ的怀抱飞起来落在他们中间,“而且‘双子’是‘天使’的使者,他们可以随时感知‘天使’在哪里,同时也可以用连线联系其他建立过联系的人。”

“这样的啊。”

まふまふ点点头表示听懂了,突然想起什么回头看向そらる:“そらるさん,你的是什么啊?说起来,我还没见过你的守护神呢!”

そらる脸色瞬间一黑。
他沉默了一会儿,奈何其他三个人都不打算给他就这么哄骗过去的机会,他只好将左耳的耳夹取下来,蓝色的晶石里滚出一个扁扁平平四四方方的东西,“啪”的贴在地上。

まふてる小心的戳戳他,那东西突然弹起来。
像一片鱼糕。

まふまふ突然灵光一闪:“啊,鱼糕さん!”

鱼糕很不开心的用背后对着そらる,小眼睛里全是委委屈屈。

まふまふ大概能猜到了,估计是そらる觉得自己和鱼糕的气质完全不像,觉得丢人于是就不让它出来。
太惨了wwwwそらるさん好过分!!

そらる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他盯着自己面前的三个晶石,清清嗓子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这家伙说现在还不能告诉我,但是我的能力大概是可以运用空间,和一种不知道哪来的黑色的力量。”

鱼糕用强硬的态度回答:“这是秘密!不能说!我是不会告诉你这个家伙的!”

そらる表示不屑,收回自己的晶石,将负能量产物本体掉落的黑色晶石扔给まふまふ:“灵魂晶石里的魔力是消耗品,透支的话晶石会变得不透明,目前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危害,不过最好还是尽快恢复比较好。”

まふてる抱着那块黑色的晶石,摇摇晃晃的走到まふまふ面前,高举着给他:“‘天使’的魔力消耗也很快喔,所以除了保持好心情以外,需要的晶石补给也必须跟上。”

まふまふ接过那颗晶石,和自己的放在一起。

乳白色的,不太透明的气体从他的晶石中缓缓流出,被黑色的晶石全部吸收。白色的晶石恢复了透明,而黑色晶石就有点浑浊了。

“啊,是这样的啊。”まふまふ奇道,随口问了一句,“晶石全部不透明了会怎么样呢。”

“会慢慢变黑,全部变黑了以后大概就会死吧。”正宗认认真真的说。

“………”
“………”
“………”

まふまふ拿着晶石的手一哆嗦,黑色的结晶脱手掉在地上,被伊东歌词太郎捡走了。

まふまふ决定以后要让晶石随时保持透明。

天月用完黑色晶石以后,它变成了彻彻底底的黑色,吸走了一切光一样。
它被まふてる在三个新人晶石的目光下吞进了肚子:“这块晶石不能用了,再用会有危险的,以后没用的晶石给我们守护神回收就行了。”

“那そらるさん……”
“没关系,我还有。”そらる打断他的话,想再说什么,又停住了。

四个人莫名陷入一片死一样的寂静。

“嘛,也并没有全部都是坏事。”天月试图挽回话题,“以后我们就能并肩作战了。”

まふまふ点点头,他觉得他决定做魔法使的决定果然是鲁莽了。

有会死的后果呢。

突然间——
“哦哦哦你们四个在这里啊!”

さかた两步并三步的跳上天台,身后是气喘吁吁跟着他跑大喊着你这个混蛋给我慢点走的うらた。

まふまふ心一惊,看向守护神们,他们倒是悠哉悠哉的飞起来,待在各自的主人身边。
啊,常人是看不见他们的。
まふまふ这才放心下来。

そらる最后一个离开天台。
“鱼糕,你怎么从来没有告诉过我灵魂宝石魔力透支会死的事情?”

鱼糕小眼睛往别处瞟:“哦?是吗?大概是我忘了吧。”

“那这么说那个人说的就是真的了,你为什么要阻止他告诉我。”

“‘死神’本来就不该废话那么多,他那次已经算严重失职了。”说着鱼糕一头扎进そらる的灵魂晶石中,消失了。

そらる皱起眉头。
鱼糕让他当魔法使的时候,他提出考虑一星期的条件,那一星期他总觉得有人在监视他。

监视他能做什么呢?是想让他答应鱼糕,还是不想让他答应鱼糕?

そらる的好奇心爆发在了这个神奇的点上,出于这个原因,他答应了鱼糕。

果然当天晚上就有了动静。
在离他家不远的地方,他感受到了不小的魔力波动。
不过要找到源头可难了,他赶到那里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

昏暗的路灯下,血色双眸的,宛若死神降临一般的人,拖着他的镰刀,一步步向そらる走来——

“准备好了吗?要上了哦?!”
“好!!”
まふまふ再次在屋顶间跳跃,经过了好几次他已经轻车熟路了,身边是还未变身的天月。

离他们第一次战斗过去了一周,这一周里四个人经常约在一起,在明亮的月光下并肩作战。

“为什么‘双子’一定要在一起才能变身呢。你们不可能永远都一起的啊。”まふまふ再一次抱怨着。

天月虽然不能变身,但是可以通过魔力强化身体,勉勉强强的能跟上まふまふ的脚步:“我和太郎打过电话了,他说他得趁着うらた睡着了才能出来,到时候可能只能靠我把他传送过去了。”

“哦…那そらるさん呢?”

“そらる和我们有连线,到时候可以直接折叠空间到我们的所在地。”天月回答。

“果然又是这样!!!”まふまふ不满的大叫,“到最后干活的只有我们俩!!!!”

目的地是火灾的现场,哭喊声震耳欲聋,四个人汇合后绕开奔波的人群,才一同进入负能量产物的结界。

这次的结界里,迎面扑来的是灼热的气息,放眼望去满是地狱般的景象,红色和岩浆一样的液体在漆黑的空地两侧缓缓流淌。

“天哪…这都是什么。”
“是愤怒的产物。”正宗闻了闻岩浆:“愤怒是灼热的,你们要小心从这里面冒出来的负能量产物…啊!”

天月一箭射落了突然跃起的怪物,正宗被伊东歌词太郎抱在怀里瑟瑟发抖快要吓哭了。

越往前深入,空气越加闷热,红色的岩浆不满足于道路两侧,弥漫的到处都是。

四人循着晶石指引的地方,一路杀上去,却在最后的地方停住了。
无法前进。

岩浆从巨大的池子里喷涌出来,咕噜咕噜的冒着泡,满地都是红色炽热的液体,已经没有空地了。

怎么办……

“我去把那家伙的本体引过来。”まふまふ说,“那些红色的负能量产物奈何不了我,而本体对我的戒备最小。”

“……”そらる把脱口而出的‘不行’咽下去,“去吧,小心点。”
“好!”

まふまふ将法杖平举在胸前,放开手,身后白光闪烁,缓缓地,张开了一双洁白的翅膀。

他腾空跃起,避开不断向上涌起的负能量产物,在空中打了几个旋儿,飞向热度中心。

像地狱里划过的希望的流星。

そらる想起那一天他赶往坍塌楼房的时候,偶然间抬头望见,高高的在月亮边划过的白色光线。
果然是这个家伙。

まふまふ犹豫了一下,跳进了熔浆池子里。

耳边是暴跳如雷的怒吼,振的他耳朵生疼,开始怀念最开始那个黑水里悲哀的声音。

他摊开手,手心里的白光汇集起来,被主人甩手扔向了声音的中心。

霎时间,怒吼声更加猛烈了。

等在外面的三个人有些担心了,天月正思忖着要不要把他拉上来,转眼就看见他冲出岩浆向上飞起,身后冲起了十几米高的火柱。

まふまふ调转方向向伙伴们飞来,火柱盘旋扭曲着跟着他,そらる挥手上去糊了它一身的黑色魔力,火焰四散迸射,向四面八方打去。

天月站在远处,十几只箭乘着光一同向它们打去,其中一团火焰拐了一个弯,直冲まふまふ背后,伊东歌词太郎冲上去,用太刀当做球棒,将一支箭拍了过去和火团相撞。

“打的好!”まふまふ趁着空隙落地,还不忘赞美一下这一棒,被そらる扯着翅膀躲开迎面飞来的火团。

火团纷纷聚集在了一起,奔向そらまふ。
そらる推开天使,转身凝结黑色魔力拍了上去。

伊东歌词太郎为天使砍开一条路,まふまふ滑翔飞在火柱的上空,高举法杖,正要给火柱最后一击的时候——

火柱“呼”的熄灭了。
地面崩裂开,そらる和伊东歌词太郎一个不稳掉了下去,留在地面上的两个人跟着想要下去的时,裂口上的火焰迸起。

うらた半夜惊醒,发现伊东歌词太郎不见了,在家里找了一圈也没找到。
他突然想起自己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伊东歌词太郎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具体的东西没有听清,只听见他回答说“火灾现场”“我马上来”之类的话。

うらた急急忙忙打开手机,搜索到了今晚火灾的地点。

大半夜的,伊东歌词太郎去那里做什么。
他又不是会和天月那样喜欢疯玩看热闹的人。

うらた越想越觉得奇怪,便往火灾现场赶去。
他绕着那个地方走了好几圈,根本没有看见伊东歌词太郎的影子。

“难道是我听错了…?”うらた疑惑的想,不停的打着伊东歌词太郎的电话。
打不通。

不仅他的手机打不通,除了さかた以外其他好友的手机也显示关机或者不在服务区。

很可疑啊。
うらた绕开奔波的人群,突然间打给天月的电话打通了。

接通的方式显然不正常,うらた只听见那边传来呼啸声和火焰燃烧的声音,爆炸和怒吼交相辉映,还有まふまふ大叫着说什么的声音。

他们在一起!?
有什么办法可以去他们那边吗?!

そらる和伊东歌词太郎掉进了一片黑暗里,这里什么都没有,声音,光。甚至空气都很稀薄。

他们感受不到人的气息,不断的往下掉,下落,下落。

伊东歌词太郎费了好大得劲,终于通过连线够到了そらる:“そらる,你还好吗?”

そらる吃力的抓住金色的细线,在什么都看不见,听不见的地方,能碰到一个熟悉的东西就能给莫大的动力。

“我身上出现伤口了,天月和まふくん估计遇到危险了。”伊东歌词太郎通过连线,把自己知道的讯息告诉そらる。

‘双子’之间同生共死,他们一方身上的伤口会部分转移到另一方身上,但是分担的那一方不会觉得疼痛,被分担的一方因为伤口减少行动也会便利一些。

そらる隐隐觉得不对劲,他觉得黑暗下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准备攻击他们。

被留在上面的まふまふ和天月被火柱冲的东奔西跑,まふまふ看了一眼自己逐渐变得乳白的晶石,觉得自己可能快要完蛋了。

火柱包裹着灼热的气息向まふまふ冲过来,他下意识的唤来白光抵挡,却没能挡住火焰的冲击。

完蛋了…!!!

黑色的镰刀破开向他袭来的火柱,まふまふ站稳后定睛一看,那救下他的人宽大的黑色兜帽披风挡住了他整个人的身子。

“啊……,你是一年级的luzくん?!”まふまふ率先认出人来了。

luz将火柱一刀砍成两半,然后悠悠闲闲的晃到一边转过身来,露出金色的头发和红色的眸子,巨大的镰刀立在一边,脚边黑白毛色的猫儿‘咪咪’叫着,蹭蹭他的脚踝。

luz向まふまふ点点头,然后回头看向蠢蠢欲动的火柱。
“又是在愤怒这里吗,在这里遇到同类?”

火柱好像被luz砍怕了,左扭右扭的迟迟不肯靠近,luz看了一眼そらる和伊东歌词太郎消失呢地方,低低的笑了一声,划开地面跳了下去。

他一走,火柱又扑上来了。天月甩手唤出成千上万的金色丝线编织成网,困住火柱的行动,まふまふ心领神会,眼明手快的冲上去。

“愤怒的在这里吼叫有什么用!?”
“不仅伤害别人,还伤害自己。”
“给我停下!!!”

白色的光环围绕着金色的网,慢慢将它吞下去。灼热的气息渐渐消散,白色光环猛地向外扩散,发出“咚”的响声。

まふまふ挣扎着爬起来,将那颗负能量产物本体晶石拿起来。

眼前地狱的场景瞬间支离破碎,他们俩掉入了一个漆黑的空间。

……居然还有一个负能量产物本体!

四周一点光都没有,まふまふ凭借着对信使‘双子’的感应才找到了天月,拉着他的手加速向下飞去。

下面似乎有人在打斗,很奇怪,明明什么声音也没有,什么东西也看不见,可是就是这么觉得。

“太郎他们在下面。”天月对まふまふ说。
まふまふ点点头,伸手向下。

そらる飞身躲开看不见的敌人,突然感觉まふまふ在上面一样,向上伸出了手——

恍恍惚惚间,他们的指尖似乎闪烁起了亮光,凭借着微弱的白光在一瞬间看清了彼此。

无形中的敌人似乎十分厌恶他们之间的接触,そらる剩下的魔力已经不够支持将他们带进自己的空间了,只能咬牙推开已经抓住的手。

看不清发生了什么,总之,在他们被推开的一瞬间,连接四个人之间的金色丝线‘啪’的断掉了。

まふまふ感觉胸口有什么东西重重地压上来,周围根本感觉不到有人的气息,仿佛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一般孤独。

对了……孤独!

这大概是孤独的力量吧,他想,我为什么要受这种东西压制,我有一起战斗的伙伴,我根本不孤独。

这么想着,他身上的压迫感似乎小了一些。

うらた一脚踩进一个不明的地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仿佛到了另一个空间,他被困在一个四四方方和盒子一样的地方,四周就像浩瀚的宇宙一样只有远处有微弱的光。

通往外面的,只有一个巴掌大的玻璃窗。透过那里向外望去,他看见了自己的好友们。

他们四个就像是看不见彼此一样,不断的向四周探索,まふまふ的情况看上去是最好的,そらる正在和另一个不知道是谁的人战斗,而天月已经快要被黑色的雾气侵蚀了,根本没有反抗的力量,伊东歌词太郎和他一样陷入了雾气中,看不见情况。

そらる身上全是斑斑的血迹。与他战斗的人好像看得见他在哪里,每一次都能对准砍下去,可是他似乎看不见对方,最后不得已失血过多晕过去了。

拿着镰刀的人收拾完对手,一步步向うらた的地方走来。

うらた心中乱成一片。
怎么办,有什么办法能救他们吗!!

“有哦。”

天月快要被强烈的压迫感逼到极致了,他想起了那天和伊东歌词太郎被巨石压在废物下的情形。

不行…不可以就这么…我不能死,我死了,伊东…

他脱不开黑色的雾气,深深的陷进去了,不安将他的行动完全封禁,他束手无策。

“喂,天月,你就这么没用的深陷下去吗?”
うらた猛地将天月从雾气中拽出来,在他额头上方挥了挥手。

似乎有绿色的光渗透进天月的眼睛里,他动了动,慢慢醒来了。

与此同时,伊东歌词太郎也苏醒了过来,顺着双子间的感应跑来,有些震惊的从うらた手中把尚未苏醒的天月接过来。

这是うらた吗?他想,难道我们全员都要成魔法使吗,除了さかた都已经深陷其中了?!

睡梦中的さかた打了个喷嚏。

うら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可以在这里看清其他人,大概是刚刚从那个最初的空间出来的原因?

他翻了翻自己背着的大大小小的瓶子,嘀嘀咕咕:“这些看上去颜色很恐怖的药水,真的可以救人吗?”

趴在他肩上的小狸猫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复。うらた拿出一个大药水瓶子,思忖着怎么往そらる身上倒。

そらる,委屈你一下了。
这么想着的うらた手一抓变出一把水枪,将药水瓶子装上去,从头到脚的将そらる淋了一遍。

そらる昏睡中抽搐了一下,被疼醒了。

此时,空间振动起来,うらた看向来时的方向,持有镰刀的人将他来时的空间砍的四分五裂,抓着一个黑色的结晶。

光线,声音,空间,从裂开的缝隙里一点一点的流出来,まふまふ的眼睛被光线刺激的有点痛,眨了好几次眼,才看清眼前的景象。:“啊,结晶!”

luz笑着走来,手上不停摩挲着黑色的结晶:“原来是这样,被孤立了,只愿意龟缩在小小的空间里透过缝隙窥探外界,以易怒为遮掩,让所有人避之不及。”

他看向まふまふ,笑了:“まふまふさん,别来无恙?原来‘天使’是你。”

まふまふ目光落在他指尖的晶石上:“你…”

“怎么,这一个星期我可没有阻止你们狩猎。”luz瞥了一眼そらる,“我不过出手了一次,以后我们还怎么共同竞争呢。”

没有人回答他,他只能耸耸肩,划开结界出去了。

“luzくん…”まふまふ皱着眉,距离上次他见到这个学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感觉他已经不认识luz了。

そらる缓了过来,全身的伤口已经被うらた的药水治好,但是还是没有什么力气,只能被まふまふ扶着勉勉强强站起来。

“luz…果然有什么我不知道。”他喃喃着看向うらた,头上冒着无形的黑线,“你怎么也…?!!!”

うらた耸肩:“我还想让你们给我解释一下情况呢。反正如你们所见,我大概成了游戏里的药剂师一类的人……吧。”

TBC

药剂师=奶爸【???】
欢迎治愈系魔法少女(不)少年うらた!!!!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果然还是没有放过他。
下一章开始接近真相(*/ω\*)

评论
热度(21)

© 星梓sta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