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梓stars

名叫星梓
沉迷ATR和其他唱见相关
常处冷坑
好想学画画噫呜呜呜
请你们、多多和我说说话(……)
有时间都会回的!!
我永远喜欢mafumafu!!!!

【 そらまふ】雪中人

*BE预警!!!
*雪人まふまふ和少年そらる
*设定取自自家儿子

“你为什么站在雪地里,你不冷吗?”住在边上的孩子跑过来,和站在雪地里好一会的大人并排站在一起,这么问他。

そらる搓搓有些冻红的手,蹲下来抓起一把雪,揉搓着让它们从指尖落下,那孩子也跟着蹲下,好奇的看着他的举动。

“……我想堆个雪人。”

“雪人?”

“嗯,会动的,会说话的,会开心笑的可爱雪人。”

“这是不可能的吧!”孩子笑了起来。

そらる吐出一口气,也跟着笑了起来。

大概吧。

好久以前,不记得有多久了。大概在他小时候,每到冬天下雪的时候,他都很喜欢堆雪人的。

そらる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住着的,对于向往热闹的少年来说有些辛苦,每次都会觉得微妙的寂寞。

“惟妙惟肖的雪人也许会变成真人喔!”

真的吗?

那就堆一个雪人来陪我吧。

刚刚开始堆雪人的时候そらる还有些笨拙,好不容易堆出一个样子,雪人的身子又胖胖小小的看上去不太像人,有点像雪堆。

そらる异想天开的滚了个球堆在雪堆的尖尖上,强行把它改造成了一个晴天娃娃的样子。

用三根树枝摆做眼睛和嘴巴的样子,做嘴巴的树枝在末端分了一个小小的叉,被雪水凝结成的冰固定起来,远远看过去像是流口水。

不知不觉中,そらる已经在雪地里待了很久了,双手双颊和鼻头都红红的,但是看着自己堆出的东西又有些莫名的开心,跑回屋子里拿了一根红色的丝带系在它的脖子上,遮住有些连接不顺畅的痕迹。

他看着还没到他膝盖的小雪人,想了想,开始堆第二个。
这次可就熟稔多了,等他再次抬头,天已经快黑了。
新的雪人被做成了坐在地上姿势,そらる恶趣味的把它摆成了鸭子坐,一手放在膝盖上,一手放在第一个小雪人的身后,头微微抬起看着天空。

还算个人样,そらる满意的点头,掏出了口袋里的两颗红色弹珠。

等他忙完这些后,天已经黑透了,天上下起雪来,落在他堆的两个雪人身上。

这样不行啊。这么想着他取了一把大伞,插在雪地上,盖住两个雪人。

雪下大了。

そらる的睫毛上瞬间就落上了好几片雪花,随着眨眼的动作上下舞动。

他一动不动的站在两个雪人面前,想着这两个雪人要是真的能活过来就好了。

次日清晨,そらる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往窗外查看他的雪人。

雪地上什么都没有。

そらる瞳孔微缩。
他急急忙忙想出门去查看,打开门却看见门前坐着一个雪玉般的人。

那人坐在他门前的台阶上,晃着腿,抱着一个大概还没有人膝盖高的雪白的玩偶,身边立着他昨天放在外面的那把伞,已经被好好收起来了,雪白的皮肤几乎和雪地的颜色差不多了。

そらる当然认识这两个玩意儿,他们和他昨天堆的雪人长一个样。

他当场傻在那了。

疑似雪人的家伙听到声响,转过头来,红色玛瑙一样清澈的眼睛直印进そらる的脑海里。
那家伙抱着娃娃,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

そらる只能把人先领回家。

“我是雪的精灵。”那个人这么说,“我叫まふまふ,由そらる桑的愿望而有了实体的雪灵。”

他怀里的晴天娃娃玩偶眨巴眨巴眼睛。

“啊…嗯…”そらる有点懵。

“啊,就是那个嘛。”まふまふ笑着说:“昨天そらる桑不是在我们面前许了要是我们能变成真人这样的愿望吗!因为太诚恳了不回应都不忍心了所以我们就变成这样了。啊,好热,そらる桑能稍微调低一点暖气吗?”

屋子里的空气确有些过热,そらる轻轻的把取暖器关掉了。

“虽然变成了人的样子,但是我的本质还是雪人呢,搞不好会化掉的。”まふまふ用狡黠的语气说,“因为そらる桑的愿望而诞生,说不定そらる桑这个冬天有什么时候不需要我了,或者一下子失约了,我就会‘哗啦’一下化掉的。”

“不过,只要そらる桑还需要我,以后的冬天,我都会在。”

于是雪人まふまふ就在そらる家住下了。

明明是个容易受伤融化的雪人,まふまふ却活泼的不行,哪里都要动一动,甚至还想伸手去摸取暖器,嚷嚷着冷要和そらる睡一个电热毯。

事实证明他最开始说的话半真半假,这家伙和常人一样也是可以烤火取暖的,只是通常身体都是冰冰凉的,也有些不耐热。

そらる有的时候被冰的受不了,就会把他赶出被窝,然后努力无视まふまふ委委屈屈的眼神。

过了一会,そらる悄悄翻身想看看他,猝不及防装上他抱着那个被他称作まふてる的玩偶坐在椅子上那么看着自己的眼睛,好像被丢掉的小动物。

“……”
まふまふ努力眨眨眼。
そらる彻底败下阵来。

“要是在夏天你这样钻进来我才不会介意的,够了就这样!!手不要贴着我!!”

“嘿嘿。”まふまふ开心的在被そらる暖热乎的被窝里打了个滚。

“在夏天的雪人一定没有好下场的,别的雪灵都这么说。”まふまふ说:“冬天才是我的主场!!!”

“……”

等到后来そらる突然发现身边的人没有动静了,再次回头的时候才发现他抱紧自己的娃娃把自己缩成一团,已经这样睡着了。

被大雪刷洗的月亮格外的亮,月光就这么透进来洒在床上,那雪人儿身上好像也泛起了乳白色的光晕,粉雕玉琢的不似真人一般。

大概在做梦吧。

そらる带着这个想法睡着了。

当然不是梦。

而且这雪人就好像上天专门派下来克他的一样,真是量身定做。

还好他已经放寒假了,不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そらる第一次知道雪人也会赖床的,哦不,之前也不会有雪人活过来。

まふまふ说着そらる桑的被窝太暖和了他都不想出来了,一边在床上滚来滚去,把床单弄的惨不忍睹,被黑着脸的そらる拉了下来。

还好雪人对早饭要求不高,他只要了瓶茶饮料,站在雪地里小口小口的喝完了。

然后趁着そらる做寒假作业的时候喊着:“哇这是什么啊好神奇。”光速占领了他的电脑和游戏。

……这下只能好好学习了。

そらる认命的叹气,但是也没有阻止まふまふ,罕见的默认允许了别人动他的电脑。

……直到那边传来了杠铃一般极具穿透力的笑声。

そらる忍无可忍刚想吼一句的时候,猛然想起昨晚まふまふ坐在椅子上看着他的表情,嘴角抽搐。

真是要命了。

そらる认命的扯过耳机戴上,企图掩盖那笑声,权当没听见,只是在午饭的时候不经意的提起“你玩游戏的时候笑的好吵”。

结果被雪人可怜巴巴用语气说“我给そらる桑添麻烦了吗”的话彻底打败了。

真是又可爱又可恶。

但是そらる家里真的如同他希望的那样热闹起来了。

那就让他留下好了。そらる这么想。

まふまふ就真的留了一个冬天。

他也并非只会捣蛋的,有的时候还会提现一些关心和体贴人的样子。

是的,关心和体贴人。

虽然そらる验证过这家伙不会轻易的被烤化,但是还是有意无意的减少了使用暖气的次数,经常被冻的不行,让雪人格外的担心。

甚至还有一次被冷的生病了。

急的まふまふ学着そらる的样子给他熬了热乎乎的粥。

まふまふ特别容易出汗,端着碗的手心里全部都是汗,但是他还是急匆匆的让そらる赶紧把粥喝下去。

雪人没有味觉,まふまふ不知道放了什么奇怪的调料以至于它的味道神奇的无法形容,そらる直接被气笑了。

他不让まふまふ碰暖气的意义完全没有了,这家伙直接动了明火。

他生病还有什么意义啊。

明明是个容易化的雪人,注意一点自己会怎么样啊。

そらる囫囵吞下那碗粥,把气话全部吞进肚子。

他看着まふまふ少有的焦急的表情,什么抱怨都说不出来了。

你这家伙,要是你直接化掉了我又是一个人了。

但是这天不一样。

屋外的雪太多了,そらる迫不得已出门清理,冻的差点成冰块的回来,却发现家里和遭贼了一样。

まふまふ坐在地上,面前是一片狼藉的地面和被洒了满屏幕水的电脑,一边的取暖器开着,冒着白色的水汽,整个屋子都是暖乎乎的,像夏天一样。

まふまふ慌慌张张的解释:“我,我想帮そらる桑擦擦桌子…但是不小心…”

そらる沉着脸去查看电脑,可怜的机器直接罢工了。

电脑可是そらる最挂在心上的东西之一,里面有他无数的心血和到处搜罗的游戏,一般人要是动它他早该发脾气了,能容忍まふまふ玩儿他的电脑简直就是奇迹。

まふまふ当然知道这点,他心里暗暗发苦。

今天他突然良心发现,看着そらる一个人在外面铲雪太冷了,还帮他开了取暖器,想帮他做一些什么事情,刚刚想擦桌子的时候,结果就不小心变成了这样。

怎么办啊…会被骂的吧。

然而事实上远比被骂严重多了。

そらる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看着地上坐着的まふまふ,突然间又冒出了一个从来没有过的想法。

自从雪人来了以后,不知道给そらる惹多少的麻烦,他从来都是以不介意的态度,一直容忍。

可是。

我想要一个人来陪我,而不是想要一个人一直给我惹麻烦。

这样的话我要他还有什么用呢。

我担心他,可是他却从来没有把我的担心当回事儿。

只会一次又一次的麻烦我。

まふまふ好像感受到了そらる在想什么,突然间慌张了起来。
“そ、そらる桑……”

“我出去一下,你自己收拾吧。”
そらる带着电脑,转身就出了家门,顺便还上了个锁,把六神无主的雪人锁在家里。

そらる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随波逐流。

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只是突然间很想出去罢了。

然而就算出去了,他也忍不住的在想。

我这样做会不会伤了まふまふ的心呢?会不会有些过分呢?

不,我一点都不过分吧,生气是应该的吧。

そらる找人修理好了电脑,气也消了大半,正准备回家的时候,突然间看见了一家游戏店里面新上市的游戏,目光瞬间就被吸引了。

在等他从游戏里回过神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还下起了雪。

そらる看着天色,先是心中一紧,随后又想到把まふまふ锁在家里这么久也不会怎么样吧,反正他不会开门,正好省得他乱跑。

这么想着,他就回家了。

而迎接他的不是他熟悉的家和在家里的雪人,而是一片火光。

而等火扑灭后,他在屋子里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他想找的那个雪人。

只有两颗在灰烬中依旧反射着亮光的红色弹珠和已经被烧焦的一截红色丝带。

まふまふ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

火灾调查报告出来了,原因是取暖器过热导致短路引起火灾。

当日夜里,他梦见まふまふ抱着まふてる,在火光中与他遥遥相望,身体不断融化,被炙热无情的火舌变成白色的蒸汽。

雪人低着头,神情落寞的说:“我是由そらる桑的愿望凝结成形的,可是そらる桑不要我了,所以我消失了。”

“对不起そらる桑,我太笨了还总是添麻烦,打扫卫生都会打翻水盆,生病了也不能好好照顾你,甚至连开锁都不会。”

“そらる桑对不起,我不能陪你了,其实我也不想消失的,我好想逃出去,留下来。”

“我不怕热都是骗你的。”

独自喃喃着,雪人抬起了头,红色的眼睛倒映着火光。

“可是我会改的,そらる桑,为什么そらる桑不要我了呢?明明是你,我才诞生的。”雪人眼神空洞的望着他,身体融化得更厉害了。

“まふまふ!”そらる想向他那边跑去,却发现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雪人好像不知道痛的样子,还是一直自顾自的说着话。

“そらる桑不要我了,为什么不要我了呢…”

“まふまふ!!!!”そらる大叫一声扑过去,瞬间火舌张牙舞爪的蔓延上来,雪人化为一缕白色水汽,再也消失不见。

只剩下红色弹珠和被烧焦的丝带。

そらる猛地从梦中醒来,眼角还有泪痕划过。

まふまふ的声音仿佛还缭绕在耳边。

我没有不要你。

我稍微只是抱怨一下。

对不起。

收留そらる的亲戚发现这个从小就失去了父母的孩子,在再次失去了父母留给他唯一的房产之后,又开始干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事情。

比如一遍又一遍的堆着一两个雪人儿,然后站在它们面前,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一样。

或者拿着从火灾现场拿出来的红色的弹珠和丝带,神神叨叨对着空气讲话。

在或者是突然从梦中惊醒,还叫着谁的名字。

好像是什么,まふまふ?

そらる再也没有堆出过这样的雪人。

大概是上天给他的惩罚吧,之后无论如何,他也再也没有见过まふまふ了。

那住在旁边的孩子看着他手脚麻利的又堆了两个雪人,然后给小雪人围上一圈红色丝带,给大雪人安上了两个红色的弹珠。

做完这件事情以后,他退后两步。

两个雪人,一个是晴天娃娃的样子,用三根树枝做眼睛和嘴巴,做嘴巴的树枝在末端分了一个小小的叉,被雪水凝结成的冰固定起来,远远看过去像是流口水。

另一个是惟妙惟肖的人形,用鸭子坐的姿势坐在地上,依稀的还能看出些可爱的影子。

そらる突然想起那天他离开家的时候,屋子里暖和的很,仿佛那个人为了让自己不要被冻得受不了,特意去开了暖气一样。

就像是喜欢夏天的雪人,把自己困在一个巨大的温室中。

“我因为そらる桑的愿望而诞生,说不定そらる桑这个冬天有什么时候不需要我了,或者一下子失约了,我就会‘哗啦’一下化掉的。”

大概只是一场梦吧。

END

我真的是被迫发刀的!!!被虐到了啊!!!!这么多糖的tag突然一个be预警我有点良心受谴责啊!!!!明明是第一次写刀啊!!!!
哭泣

评论(5)
热度(42)

© 星梓stars | Powered by LOFTER